2019年10月28日

表哥 —— 旧诗文钞


又是假期了。
前几个月,姑母就来了信,叮嘱我,这个假期,一定要到她儿去。
我在此地没有什么亲戚,姑母可说是我唯一最亲的人,接到她那亲切又带点威严的信,我踌躇了几个晚上。
最后我还是向她屈服了,因为我亦渴望着再看一看那久别了的山城。
先到百货公司去,在糖果部拣了几样姑母喜爱
的糖果,蜜饯之类的食品,再到服装部替表哥购了一件羊毛外套,然后便跨上那辆直透J阜的豪华巴士,向姑母家进发。
清晨的凉风,从车子的小窗阵阵吹进来,吹得人好凉快,我静静地靠在柔软的座位上,眺望着一路上的自然景色,尽情领略这一段不算远的旅程....。
在我的记忆里,像这次一样,坐巴士到姑母家,是有过不少次了。在过去的前几年,每遇到有假期,我总是恨不得早到姑母哪儿去,住上几个星期,才心满意足。
姑母的家虽然不是建在名山大川,却是在离市区稍远的一个小镇上,依山傍水 而且,我对于姑母的一家,素来就有一份特别的亲切感,在她家,除了有姑母她老人嘘寒问暖,多方照顾外,还有表哥,表妹这几个年轻人,在嘻嘻哈哈的欢笑中,往往,一个短短的假期,便把我整年在工作上的闷气,一扫而空。
但在几年前,表哥出事之后,我便不大敢打扰她老人家,因为每次去的时候,姑母总是触景生情地为他儿子的失去而难过。譬如,当我们谈笑谈得兴高采烈的时候,他有时就会没来由地突然说道: 
要是建生在,多好....。”说完,他就情不自禁地饮泣起来。
如今,我又再回到喜爱的园林来了,只不知道,待会儿见着姑母,会不会又发生那不愉快的局面。
车子越过了长长的一排椰林,姑母的家在望了,下了车我沿着一条泥泞小路走过去。
对面表妹们已经迎得上来:
表姊,你好,怎么这么久都不来?把人都等死了。”
三表妹一边枪着替东西,一边埋怨道。
他呀,整天吵着妈写信催你来,还不是馋嘴,你来了,他便有糖果吃了。”二表妹也走了过来,趁机挖苦她妹妹。
你才馋嘴,人家是想念表姊嘛。“
哎呀,好一个多情的表妹,人一见,便把心都掏出来了。“
几年不见,他们姊妹的爱玩性格一点儿也不曾变,一见面就支支喳喳的嚷个不停,我的心也跟着他们的谈笑声中年轻起来了。
表妹,真的好久没见了,你们都长高了,姑母呢?”
在家,妈妈知道你要来,天天都在整理这,整理那,要把我们的家弄得整整洁洁欢迎你这位城市小姐呢?”
三表妹爽快地回答。
真的?那真不好意思了。”我略表歉意地说。
哎呀,表姊,几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了。“
二表妹一面说,一面拖着我的手,前面正躺着一条小桥,她叮嘱道:表姊,小心了,这桥滑得很。”
跨过小桥,转入了青翠的一排矮篱笆,姑母的那间半新旧的沙厘木屋便又熟悉地呈现在我眸前。
妈,客人来了!“ 三表妹提高嗓子,朝屋里大声叫喊。
谁啊?“ 是姑母的声音。
是我,姑母,您好。”我应者,大步走进屋里。
见了姑母,他老人家马上过来,慈祥的眼睛在我脸上直瞧,然后又激动,又亲切地说:
华,怎么这么久都不来走走,不喜欢姑母啦?”
不,姑母,我也很想来,不过.........由于事情太多,分不了身,这次假期,您不写信,我也会来的。”
没见姑母那么多年,我发现她头上已增多了几根银发,眉目中间有几行若隐若现的深痕。
我环顾屋子里的景象,都和几年前一般,只是收拾得很整齐。
一台旧的缝纫机表面上油亮亮,显然是经常有人使用它,于是我对表妹说:
表妹你们甚么时候学会缝纫的?”
看你,表姊,相隔几年,我们的家事,就全不知道了,这缝纫机是妈车水货用的。”
车水货?”我不明白的问。
很久了,自从建生不在,隔壁的二嫂刚好替人接了些衣服来车,我便顺便拿些衣服回来,一方面好打发时间,另方面也藉此赚些收入,维持生活。”
姑母说完这些话,便突然若有所触的样子。我知道她又想起表哥了,连忙打岔道:
表妹,姑母在信上说,你们都到工厂工作了?”
是啊,姐姐在塑胶厂,我在电子厂.”
哦,真了不起,小小年纪,就当起电子工人,从前的人连想都没想过,说起来还是技术人员呢。”我真诚地称赞道。
“ 什么技术人员,表姊你别挖苦我好不好,我在厂里每天只是在检那甚么鬼名堂的东西,小得像绣花针,我实在很难坚持下去
一提到工作上的苦衷,三表妹脸儿也胀红了,满面委屈的神情。
这时候,姑母已经把一大杯热腾腾的茶端到我面前,便接着说:
是真的,听兰儿每次工作回来都说头疼,我想那工作也必定不好做,唉,现在赚碗饭吃真不容易,他们两个人工作,虽说每人有两三元余工资,但左扣右扣,拿回家的,已经剩下无几了。还是你好,住在城市,又受过教育,样样方便,,,,。”
姑母,你又来了,我只是外表好看,其实有许多苦衷又有谁知道?”
几年不见,话一谈开可多了,尤其是姑母,从我的衣食住行以至终身大事,样样都关切地问。我心里老是想知道表哥的近况,
只是碍于姑母在场,只好把话留在心里。
晚上躺在表妹房内的木床上休息的时候,我便从行李袋里拿出白天买来的外套
,对而表妹说:
表哥的近况怎么了,这是我特地买的一件外套,他在那儿也许会用到。”
二表妹接过外套,看了一下:
表姊,你想得真周到,妈本来也想买件给哥哥,只是价钱太贵,好几次都卖不成。
她忽然停了停低声说:”哥哥去年去了xx地了,上回我和妈去看过他,哥哥比从前更瘦了,,。“
表哥真苦!“ 我幽幽地叹了一句。
苦当然苦,不过哥哥从没在妈面前唉叹,她只叫我们好好地服侍妈,叫我们多读些有用的书,看情形,哥哥是越磨炼越坚强了。“
表妹这么说我是相信的,因在我的记忆里,表哥,永远是一位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他敢说,敢做,敢于面对现实。
记得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假期中到姑母家住,表哥便不断向我分析一些做人的道理,他时常对我说:
除了功课,应多看课外书,当然是好的书。”
他说他最近因为接触到一些好书,也参加学校的活动,使他对这个社会看得更清楚。
我当时不知道,表哥已经开始变了,后来几个星期,我看见他都很忙,忙着读书,写东西,忙着和同学讨论问题。总之,他是利用一个短短的假期,尽量干一些有意义的事。
有一天,我这么笑他:“表哥,看你好像变了。变得像要上战场似的。”
他听了,并不生气,只小声地说:
生活本来就是战场,说我变了也可以,不是有人说过,生活只有两种,' 不是腐烂便是燃烧吗 ',我希望我变的是属于好的。”
过后,他似乎发现它的话太理论化了,于是又温和的说:
华,我们学校成立了同学会,我也是小组负责人之一,所以在假期中忙了些 “。
几年后,表哥离开学校,他虽然念过书,但一点知识分子的优越感也没有,他并不坐在家里等待一份舒适的工作的到来,然后安安稳稳地过一生。有人叫他去干几天估俚,他毫不犹豫地答应,有人叫他到建筑工地当几天散工,他也一口承诺。这样断断续续地工作着,不知不觉又过了一段日子,而表哥也慢慢地长的更高大,更结实了,,,。
已记不清是多年以后,忽然一天,我接到姑母的来信,说表出事了。
” 表姊,你怎么了。“ 是二表妹发现我在怔怔地痴想,便过来摇我的肩膀道。
“ 哦,没什么,我想起表哥,他年纪轻轻,懂得的事情可真多。”。
“ 哥哥就是懂得的事情太多了,才招到这样的灾难,你不知,这几年,妈为了失去哥哥,天天都在饮泣,,,”二表妹很凄然地说。
“  ,,,” 我不知该用什么的话来安慰她。
夜深了,我辗转在硬冷的木床上,眼睛老是不能闭上,想起表哥舍己为群的光荣行径,精神更为之一振,我索性坐起来,把小土油灯的灯蕊转亮一点,向表妹说:
” 表哥真是好人,你们有这样的哥哥,应该感到自豪!“



2019年6月5日

一个古诗会的落幕



一个古诗会的落幕


剑钝光流日已迁,

花明柳暗路难圆。

十年好景前人创,

强弱兴衰岂在天。





2018年1月2日

画与诗之余


放眼江湖入险峰,千般劳累有谁从。
阳光只影随缘乐,册内知音味最浓。

湖山万种看时疑,只怨愚人晚步迟。
若得仙神来引路,餐风宿露亦成诗。



2017年5月25日

杂感二首



                  杂感二首


缺山缺水不存根,岁月消磨绝旧痕。

欲学高人无据考,横空乱指罪 轩辕。*



天外无天斯轮诡,孤家自利误苍生。

幸今路带全球拥,忽忽乌云又转晴。


*前些日于网上有所谓“文明人”说:
现代标准汉语是由人为所用霸权非自然所制造的人造新语言,,,,

2017年5月22日

七律------魔术方块


魔术方块


六面玲珑幻变千, 同心同向面当前。

敢欺童叟凭奇术,未解乾坤绝古贤。

左右逢迎依式转,短长呼应可深研。

令人最是迷茫处,蕉绿樱红色色鲜。




2017年4月27日



七绝一首赞诗词兴趣小组

翠墨淋漓诗更丰。

枝青叶茂托花红 。

春风有意鸥盟众,

舞剑吹箫日月中。



叠韵前题敬谢林,吴二兄

兼备形神诗自丰,

栽花总愿满园红。

今生有幸良朋聚,

风雨何能阻道中。


今昨连续二日于面书上写了此二首短句。一来是感谢锐彬兄热情邀请,
参与面书:《诗词兴趣小组》,二来自己亦觉得很久没动笔,此毛病懒惰得太
久,毕竟不是好事,所以借势疯狂个夜半,总算勉强交卷。若有错误,请不吝
指正。


2017年4月15日

赋谢周鸿图君馈赠书册


赋谢周鸿图君馈赠书册

北南万里适心连,

十载无音岂怨天。

书册三章承寄赠,

懒云愧疚复欣然。


2016年9月23日

我的心还跳 —— 旧诗文钞之十四


上班,下班
下班,上班
日子像铁铸的模

工作,休息
休息,工作
生活像凝结的冰

不知从何时起
不再觉得
日晒的刺痛
雨淋的寒冷

时间是一张神奇的被
暖绵绵地覆盖在身上
我和风隔绝了
我和雨隔绝了
我和欢笑隔绝了
我和痛苦隔绝了
甚至我不知
这世界上还有
阳光与空气

是死了吗
可是我的心还挑
或许
有需要来一阵
雷鸣闪电
来一阵
狂风暴雨
扫除啊
洗刷啊
屈积在我神经系统里的
越来越厚的
麻木




诗作前曾刊登于“文艺城”

2015年11月20日

夜梦醒口占七律一首


夜梦醒口占七律一首

琼楼宫殿九霄街,秋夜蓬莱入梦来。

十里芬芳争世赞,终年酷热望天回。

精于设计羞成果,横绝经营只论财。

若问灵禽何折翅,无疑玉帝亦庸才。


2015年11月7日

变体 变韵三首


变体变韵三首

别姬:偷春体 *
 

醒举觞迎酒,醉随风卷云

分忧求此物,苦夜岂无君

骏马经千役,雄心敌万军
 

 虞姬呈舞别,叹陷楚歌群

* 偷春体,有异于正统律句,简单的说,就是将本用于 颔联的对仗,提前到首联,犹如将冬天的花朵,提前到于春天绽放,偷取了 春色一般。
 

(如上面这首五律,明显的是首联提前用了颔联的对仗)

登花葩山:进退韵 *

清风常慰花颜艳,仰看逶迤伴壁傾 (八庚)

路尽羊肠无断碣,山从气势奪天星 (九青)

参商旅宿朝还夕,岁月去来枯复荣 (八庚)

石叻沧桑人少识,远游近客不曾停 (九青)

* 进退韵是一种相隔押韵的格式,第二句和第六句用甲韵,

第四句和第八句用与甲韵相通的乙韵,两韵一进一退。

登食阁: 辘轳韵 *

琉璃墙璀璨,一角境全殊 (七虞)

欲睹榴槤动,不期船舶趋 (七虞)

清心诗易得,枵腹菜难徐 (六鱼)

商贾何来计,创新名不虚 (六鱼)

* 辘轳韵的格式,除了首句韵脚外,偶句韵脚可以用

第二及第四押甲韵,第六及第八句用甲韵的邻韵。

这两个韵都能够用通押的邻韵,两韵双入双出,犹

如辘轳取水一样形态,故曰辘轳韵


(以上三律乃旧作,内容与韵部略为修正。)

2015年10月29日

谁救霾灾

                      谁来救灾

风催酸臭夹尘游,霾困重重压仲秋

浪漫而来遮远景,逍遥不去剩残州

邻家待客新常态,近岛无辜毒气流

衮衮诸公才了得,期谁予以解民忧


   祈贤   奉和天雄兄—— 钟临杰

 刀耕火种越千年,祸己坑人悖论编 1

百万生灵康重创,无垠植被劫难蠲。

焚林穑事村村习,佩紫狼贪代代传,

暴殄资源天已谴,唯祈島国降高贤。

1 邻国的煙霾为害已近半个世纪,由地方逐年扩大至周围邻国。霾害之发生,纯为人祸;然而某島国一些部长级官员竟辩称是风向问题;又称其国的丛林每年制造大量的养气,而煙霾之害仅历时数月,故功大于祸,受害邻国应该公开感激才是;更说该国因气象预测错误才导致煙霾扩散!


2015年10月26日

赋谢钟君和韵


得一小句赋谢临杰兄热诚赐和

诗缘巧合意阑珊,
书字休题事事难。
画虎不成君莫笑,
一张凌乱一张残。


附:钟临杰君元玉

待到耆年仿右军,
何期暮景尚迎欣。
钦君三绝诗书画,
励我幽衷向岫雲。


2015年10月16日

苏轼: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


苏轼论书法  正文:

“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草书虽是积学乃成,然要是出于欲速。古人云,匆匆不及草书,此语非是。若匆匆不及,乃是平时亦有意于学,此弊之极,遂至于周越仲翼,无足怪者。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

作者按:


書初無意於佳乃佳爾,是蘇東坡耐人尋味的書法語錄之一,意思是書寫前沒有刻意求好的作品,往往是自然天成的佳作。正如蔡邕所言,欲書先散懷抱 ,心中無窒礙,自然能夠心手相應,意到筆隨,若一味掛心的想把字寫好,則寫出來的字難免因心急而僵化,或過度匠氣雕飾而流於矯揉造作
僵化,或過度匠氣雕飾而流於矯揉造作。


寄钟君小诗一首

     
字得名师入右军

吟诗弄管两欣欣

馀年不让随流水

羡煞无心一懒云


2015年10月6日

秋日偶得七绝一首

秋日偶得七绝一首


乌云遮日九霄忧,醉者狂欢醒者愁

缺血满城销勇士,从来得意是诸侯




2015年1月16日

题画《遥看》


遥看众岭各呈雄,幽去明来飘渺中。
步入时云时雾处,愁心尽洗沐春风。


2015年1月12日

题画 《层峦》


层峦叠嶂筑高深,万籁无声客少寻。
昔日山樵今不遇,画来消暑引飞禽。






2015年1月6日

题画《幽兰》

     

老气横秋尙觉亲,银根寸寸有精神

铅华退尽呈风骨,却也翛然不染尘

  

2014年12月29日

题画 《风鸣》


山高无俗物,水动见流清

泉激生天籁,风鸣倍有情